Pluto.

Nightshade

Bring Me Home

#Newtmas 微Minewt

Newt Ver.

电影向 + 原著细节

车走外链

             

等我再次看到这个世界,Tommy就坐在我身边,紧紧抓着我的手。

Thomas跟我说,在注射血清前一个小时,我被移送到树林更深处新建的住地。Thomas和Vince达成共识,在确定我被治愈前,他和我都会住在这里,确保不打扰避风港的居民的日常生活。

当我的灵魂再次和身体结合,身体上的疼痛如洪水般向我袭来,我敢保证Tommy醒来时感受到的疼痛不到我的万分之一。

比疼痛更可怕的是伤口愈合时微痒的感觉,就像小猫咪的爪子在新生的脆弱肌理上划过,撩拨得你忍不住想碰,但又会破坏结痂的伤口。

这座小木屋很简陋,两张单人床,两把椅子,一张桌子,一个矮柜便是屋里的全部家具。矮柜里放着我们的生活用品,桌子上扔着几本被翻到破损的旧书,椅子上各摆着一个做工粗糙的靠枕,虽然一切都不精致,这里也算是我们暂时居住的只属于我们的小窝。

我们每天的生活很单一,早晨睡到自然醒,在Tommy的帮助下洗漱后吃Minho或Frypan送来的早餐,Lizzy和Aris会在固定时间来检查我康复的情况,他们走后Tommy会把椅子搬到屋外,我们并排坐着沐浴阳光,Tommy偶尔会给我读读那些书,上面写的都是几百年前的故事,我努力去享受那个灾难发生前的世界。

Gally偶尔也会来,给我们检查一下有没有需要修缮的地方,就像是一个好心的青年帮助行动不便的老夫妇,这是个玩笑,但我和Tommy确实都无法做那些敲钉子的活。他和Tommy之间的气氛仍然有些尴尬,Chuck的死是他们共同的心结。

「你不能再躲着他了,Tommy。」Gally正在帮我们补天花板上的缝隙,我在树林中的小溪边找到了Thomas。

他独自坐在溪边,手里拿着几个鹅卵石,毫无章法地把它们扔进流淌的清水里,听着水面和石头接触时的清脆响声。

听到我的话,他转过头,深色的眸子望着我,「我没想躲着他,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的眼神让我想起几年前在WICKED时,我抢到了餐厅里最后一块布丁后,Tommy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希望我能主动把布丁让给他。

「你应该听听他怎么说。」我坐到他旁边的石头上,努力不碰到受伤的地方,他伸手扶着我的腰帮我稳住身体,「他是有苦衷的,Tommy,他和Chuck以前的关系也很好,他甚至出手帮Chuck打跑了几个开他玩笑的小混蛋。」

Thomas没有回答,我只能听到潺潺的水声。

「好吧,你是对的。」Thomas手中的鹅卵石已经扔完,他拍拍手,站起身,「但我想让你陪着我,好吗?Newt?」

「当然。」我皱皱眉,在他的帮助下站起来,「男朋友的义务。」

他望着我,微微一笑,然后搀着我向我们的小家走去。


「我就像是在接受该死的审讯,拜托你们两个shank不要坐得这么正经。」Gally坐在地上,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我们,这可能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俯视他的经历。

我调整了坐姿,显得随意一点。

Tommy没有动,双肘仍然支在腿上,双手指尖合在一起,看着Gally。

高大的男孩白了他一眼,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始回忆当时的情景。

「你们离开后不久,Grievers就闯进了Glade,我们和它们搏斗,死了很多人,几乎所有人都受了伤,但我们也搞掉了几只Grievers。

我记得你们说过他们身上带着打开出口的钥匙,所以我拆开了一只Griever的尸体,这东西简直比klunk还要恶心。我拿了钥匙,带着Nico离开了Glade,我觉得他是个Runner,应该知道你们说的该死的地方。

但那个shank显然不清楚,并且在出口附近被突然跳出的Griever抓去丢了性命。

那该死的东西还给了我一针,然后拖着Nico的尸体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就是这针该死的东西,让我的脑子被WICKED控制。

我记起了一些来到Glade前发生的事情,我记得那些研究员给我体检,我记得那些蓝色屏幕上发光的字,我记得困在那个封闭的水舱里时看到过玻璃后面你的脸,我记得你跟那些人一样冷酷地记录我的反应,我记得我的愤怒,我记得那个金发女人拍着你的肩膀表扬你。

病毒能让人丧失理智,Newt能明白我的意思。

我的头脑中只剩下愤怒,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我脑子里一遍遍重复。

You belong to the Maze. Kill Thomas. WICKED is good.

You belong to the Maze. Kill Thomas. WICKED is good.

You belong to the Maze. Kill Thomas. WICKED is good.

进入实验室后我捡起了地上的手枪,我看到的一切都被染上红色,尤其是你,Thomas,WICKED想让我杀了你。

当你们劝我放下枪,我的大脑拒绝接受你们的劝阻,那个声音更加激动地叫嚣,像是警报一样在我的脑子里回响。

Pull the trigger. WICKED is good.

扣下扳机的时候,血色从我的视线中消失,然后我感受到胸口的疼痛,Minho扔过来的木杆刺进我的胸口,我看到Chuck倒下,看着你们跪在他身边,看到你们伤心地哭泣。

在我失去意识前,我看着你们被几个黑影拉出了房间。」

Gally冷静地描述他的经历。

我能理解他的无奈,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病毒让我有了伤害他人的冲动。我转头看向Thomas。

他保持着最初的动作,食指指尖点在嘴唇上,沉思着。

「Aris和我说,他们逃离Maze时也发生了这样的事,一个叫Carma的女孩被另一个女孩用刀子捅死,据那个女孩说,她也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沉默了许久,他终于开口,抬眼看向Gally,「我承认我为WICKED做过许多罪恶的事,我愿意为这一切向你道歉,Gally。」

「这也不是你的错,我们都是倒霉的家伙,被WICKED的混蛋夺去了童年和自由。」Gally不自然地扭了扭身体,低着头回答。

「你对我显露出的一切敌意在当时都是正确的,你想保证Gladers的安全,就像你最后选择帮我们打进The Last City,你知道什么是正确的。Newt说的对,Chuck的死不是你的错。」Tommy呼出一口气,看看我,目光中是平静,他认真思考了我当时对他说的话。

「或许你们应该拥抱和解。」我提议,「你们两个看上去像第一次约会不知道该干什么的白痴情侣,you shank。」

「让我抱你男朋友你就这么放心?」Gally打趣道,「Shuck it,你总不能认为我没看出来吧?」他嘲笑着看上去有些震惊的Thomas。

最终他们还是拥抱了,虽然很拘谨但我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隔阂已经被打破。

我们总是要理解原谅我们的家人。


一个月的二人世界,外加Minho每天午餐时的报到并赖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吃午餐,很快就要结束了。

我们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那只血清让我的身体恢复得更加迅速,Flare在把我变成Crank的同时强化了我的身体,让我的肌肉更加有力,甚至真的治愈了我受伤的右腿。我现在可能可以和Minho拼一拼速度,虽然他自负地说我肯定跑不过他,并且会face-planted,就像Tommy刚来到Glade时那样,直到我掰手腕轻松掰赢了他,他嚷嚷着自己也想感染Flare反正会免疫。

这个脑子进了klunk的shuckface。

今晚是最后一个晚上,Brenda给我们送来了用篮子乘着的晚餐,附带一瓶Gally的独家私酿2.0。

这是她在逃出The Last City后第一次见到我,她给了我一个拥抱,嘱咐我们不要喝的烂醉,然后把时间留给我和Tommy。

晚餐的样式仍然很简单,Frypan的炖菜和纯手工的烤面包,在烛光和酒的渲染下多了点浪漫的气息。

想不喝醉很难,Gally的酒的度数比Glade里的那种高了很多,我很快就有点头晕,看着Thomas在烛光下有点泛红的脸颊,他可真是该死的可爱。

「我们应该做点特别的事情。」我说,喝干了杯子里最后一口酒。


滴滴


困意向我袭来,Tommy侧过身,向我怀里钻了钻。 

「我爱你,Newt。」我听见他说。 

「我也爱你,Tommy。」

一夜无梦。

END.

             

昨天发的被屏蔽了重新发一遍

这一篇就OVER了 可能会有番外吧

第一次写文 虽然很短但还是很有成就感哒

谢谢给我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可爱❤️

看TST的时候被Newt的Crank妆吓个半死
看TDC的时候觉得Newt的Crank妆超好看
给化妆师加鸡腿🍗
转自ins

是很有经验的偷车Newt🤔
练习多年以备不时之需偷车养男人
转自ins

Bring Me Home

#Newtmas 微Minewt

Newt Ver.

电影向 + 原著细节

             

这是我们来到避风港的第三天。

灵魂不会觉得困,所以我和Tommy这几天都没合眼,毕竟这样的经历不多,没人能撑几天几夜一点都不疲倦。

我认为我们该说再见了,我已经快分不出Tommy和空气的区别,几次他走近我的时候我都被他打招呼的声音吓得跳起来。

「我认为Sonya很快就会把血清做好了。」这天凌晨我们一起看日出时,Thomas对我说,「那姑娘这两天几乎没合眼,我看她已经把Mary的笔记学的差不多了。Aris也在帮她,那家伙的脑子不会比Teresa差。」

Tommy总是这么善解人意。他知道自己离醒来不远了,每一次我被他吓到后他脸上的表情也不再是恶作剧成功时幼稚的喜悦。

清晨的避风港很安静,我们光着脚在海边漫步,看着浪花翻卷着打湿沙滩和我们的裤脚,被海风吹着很凉。

帐篷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让我想起在Glade中巡夜后被吵得睡不着觉的痛苦的无眠夜。

我和Thomas相对无言,即使他极力隐藏,我还是能看出他深色眼眸中的不安,那双小鹿般的眼睛,充满了焦虑和不确定。

「Tommy,答应我,不要醒来后就守在我旁边彻夜不眠。」我牵起他的手,放在心口,「不要忘了只有在梦里我才能真的见到你。」我感受到他的手指渐渐紧扣,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要整天睡觉,避风港还需要完善,作为救世主你可不能推卸责任。」

「我不是救世主。」Thomas垂下头,抽回手,「我救了大家却没能救了你。」

「别这么说,Tommy。」我把他拉近然后抱住他,轻轻拍着他的背,「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我不想让他再为了这件事自责。

我牵着他的手,一起向他的小木屋走去。

避风港的居民陆续起了床,开启了他们新的一天的生活。

Frypan打着哈欠走向厨房,手里端着一筐新鲜的鸡蛋,Minho走出帐篷活动筋骨,然后开始了他绕着沙滩和树林的晨跑,Gally带着几个男孩子拿着工具向一座未完工的建筑走去,Brenda和Jorge坐在空地上削着木桩,Sonya和Aris碰面,两人一起向Thomas的木屋走去,我们跟在他们后面进了屋。

他们换药的动作变得熟练了许多,三两下就给Thomas换上了新的药膏和纱布,然后离开了房间。

「It’s time, Newt.」Tommy拉住我的双手,「I can feel it.」

他靠近,温柔地在我的唇上落下一个吻,「See you soon.」

牵着我的手消失了,病床上的男孩皱着眉,睁开了眼睛,他环顾四周,然后撩开衣服检查着自己的伤口,他又能感觉到疼痛了。

最后,冲着我的方向,他露出一个微笑。


自从Thomas醒来,我就再也没有离开他身边,我跟着他走出木屋,和朋友们见面,并认识新的朋友。我看着他和Minho帮Harriet收割成熟的玉米,看着他和Vince交谈,看着他和Gally一起打好一只木桩。

我看着他坐在帐篷边,Minho把我的项链交给他,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我看着他独自一人,读着我写给他的信,我能清晰地记得我写的每一句话,能够清晰地记得写信的那个夜晚无数次的修改,我以朋友的口吻写下这封信,我不能确定他是否对我也有那样的感情。

我看着他极力忍耐却还是流下泪水,我坐在他身边,拍着他的肩膀,他感觉不到,但我仍然希望这样能安抚他的情绪。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对他有了喜欢的感觉,可能是第一次见到他时,这个惊慌失措的Greenie带给我的莫名的熟悉,可能是当他为了Alby和Minho冲出那扇该死的大门,可能是当他带着大家冲向Maze出口处那只丑陋的Griever,可能是当他帮我踹开那只压在我身上的Crank,可能是……在我意识到这份感情之前,我就已经深陷,不能自拔。

我看着他加入了坐在篝火边的众人,坐在Minho和Brenda中间,手指仍然摩挲着那根金属管。

曾经,它垂在我的胸口,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如今,它垂在Tommy胸口,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我看着他去见了Lizzy,向她询问血清制作的进程。

「就快好了,Thomas。」Lizzy揉揉眼睛,看着试剂瓶中的液体,「明天早晨我就能完成了,Aris帮了很大的忙。」她抬起头,对着桌子对面的男孩微微一笑。

「我们很快就能帮你救回,Newt。」她低头在笔记本上补充了几行字,「说来奇怪,我感觉我认识他,在我失去记忆之前。」

「等他醒来,你的问题就会得到答案。」Thomas对她说,「谢谢你,Li—Sonya,晚安。」说完他走出了实验室。

第二天清晨,Vince向大家介绍了他们连夜在海边立起的石碑,「这属于那些我们在战争中失去的人。」他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每个人都走上前,在石碑上刻下他们失去的人的名字,Gally刻下了Chuck,Frypan刻下了Winston,Minho刻下了我的名字。Thomas,在众人散去后来到石碑前,看到我的名字微微一愣,然后在旁边刻下了Teresa,这个对他来说像家人一样重要的女孩。

离开前,他在我的名字上落下一个吻。


「血清就要做好了,我们很快就能在现实中相见了。」

我们并肩坐在The Last City的围墙上,第一次Gally带我们来时,我们就在这里用望远镜看到了WICKED大楼里的Teresa。

不得不说,这里的夜景很美,像是我小时候在电影里见过的未来世界。

「我很期待那一天,Tommy。」我笑着看向他,看着他深色的眼睛被城市里的灯光渲上虚幻的色彩,「我需要你把我介绍给这里的人们,就像我当初向你介绍Gladers一样,角色互换了啊,Greenie。」

「现在你才是Greenie。」Thomas哼了一声,我知道他不喜欢那个外号,那让他感觉被排斥,我不知道那种感觉,毕竟没几个人能这样叫我。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

「我希望自己能持续忙碌的状态。」Thomas低着头,手指缠着衣角的绽开的细线,「放松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些人,Chuck,Alby,Winston,Ben,Zart,Jeff,Clint,Teresa,Mary,还有那些我记不住名字的Gladers。」他发狠似的用力拽下了那条细线,「还有Ava,她的初衷没错,她是一名很优秀的科学家,一名合格的医生,这种结局不过是我们的立场不同,而Janson,他就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

「我们不能改变过去,Tommy。」我靠在栏杆上,看着城市中的行人、车流、霓虹灯装点的建筑,这里不过是一个繁华的Maze,人们在这里仍然被病毒和危险包围,高墙困住了Crank,又何尝不是困住了他们,「我们能做的,就是为了他们,更好地活下去。」

「我知道。」Thomas扔掉了打结的细绳,把双手撑在身边。

「我希望我能找到咱们的初始档案,帮所有Gladers找到他们的家人,如果他们还活着。」我伸手覆上Thomas的,手指从他的虎口处伸入扣紧,「你答应了Chuck你会找到他的家人,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到。」我们的视线交汇,「偷偷告诉你,Minho刚到Glade的时候,每天都会在梦里哭着喊Mommy,所以我们一定要帮那个shank找到妈妈。」

Thomas噗嗤地笑出了声,然后我们一起哈哈大笑,分享Minho的黑历史真的该死的令人愉悦。

我总是会想起那些牺牲的人,特别是在战斗中牺牲的Gladers,我能记得每一个人的名字,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他们缩在那个铁笼子里,眼中带着惊慌,记得Alby把他们交给我后,我带着他们参观整座Glade——从最初的一片自然原始,到后来被我们加上人类痕迹的那片绿地,记得最初他们不守规矩时我拉住暴怒的Alby不让他不小心打残这些Green Beans,记得我带他们在门边的窗口处观察Grievers时他们吓的跌坐在地,记得他们跟着不同Keepers体验工作时满脸的不情愿,记得他们被Grievers抓住后绝望的惨叫。他们是我的兄弟,但该死的WICKED让我们骨肉分离。

是他们的名字让我在被Flare侵蚀神经时保持冷静。

我和Thomas看着晨曦一点点夺取了人造灯光的璀璨,初升的太阳在城市的那一端缓缓升起,太阳曾经把大陆烧成焦土,他的光芒轻易灼伤了大部分人类几十万年来的努力和整个地球上亿年进化得来的美景,即使如此,每当我看到他,还是觉得他像古老的书中写的,代表着希望。

当太阳彻底升起,我的视线中充斥着白色的光晕,我和Thomas在梦中分别。


我没找到Thomas。

他就像消失了一样,或者一直和我刚好错过。

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孤独、慌张,即使是被清空记忆扔进Maze也无法和这相比。

我在避风港发疯一般寻找着他的踪影,但我找不到他。Minho不见了,Lizzy和Aris也不见了,同样消失的还有安置在独立的木屋中多天的我的身体。

我的状况不是很好,前几天我完全感觉不到疲倦,现在却觉得每走一步都是折磨。

当我再一次检查完避风港中Thomas可能在的所有地点,回到沙滩上,突然袭来的疼痛几乎剥夺了我的呼吸,黑斑覆上视线的边缘。

我跪倒在潮湿的沙土上,余光扫到撑在地上的双手,上面布满了青黑色的凸起的血管。

我冲到水边,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充血的双眼,狰狞的血管,鲜血滴落在清澈的海水里——是我口中溢出的鲜血。

我又变成了Crank。

兽性重新占领了我的大脑,我能想起的只有他的名字。

Thomas!

Thomas。

Tommy!

Tommy……

Total darkness.

             

开学了写文的时间少了好多

灵感都是深夜来😂

Please leave me a message.❤️

Bring Me Home

#Newtmas 微Minewt

Newt Ver.

电影设定 + 原著细节

              

「What the bloody shank is going on?」我能感受到阳光和微风,树叶随风摇曳的沙沙声,风中森林的气息,这一切都是我最熟悉的,我又回到了这里,Glade,我失去记忆后生活三年的家。

Glade中只有我一个人,Gladers修建的简单建筑物因为常年失修而残破不堪,我看到Frypan被灰尘覆盖的的工作台,我看到Gladers睡觉的地方挂满了空着的吊床上面胡乱扔着衣服和毛毯,我看到墙上挂着的打碎的煤油灯。

熟悉的轰鸣声打断了我的回忆之旅,Glade周围的四面巨门开始缓慢地合拢,我跑到Glade中央,西面的大门中冲进两个人,是Thomas和Minho。

「Tommy!Minho!」我向他们跑去,惊讶于自己的速度,然后记起我在受伤前也有当Runner的资质,想起了Tommy初至Glade时问我「你为什么不是Runner?」那个可爱的问题。

「看来这次噩梦不是很糟糕,至少我梦到了你们。」Minho给了我一个拥抱,我能感受到他汗津津的皮肤,「Good to see you, man.」

Thomas挑了挑眉,「Well, 我们并不是你梦到的,严格地来说,是我们不小心进入了你的梦。」看着Minho一脸的疑惑,他耸耸肩,然后把解释任务交给了我。

「所以,你们现在都没有死,只是变成了灵魂的形态,伤养好了就会回来。」在我向他讲述了我的经历后,Minho努力地理解并接受了这种有点灵异的设定,「我睡醒后要确保没有人给Newt举办葬礼而且要好好处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到了避风港抽Thomas的血想办法再做一管血清。」

「是的。」

「但我怎么确定这不是我的大脑在极度劳累后给我制造的幻觉?」

「我不认为你有这样的想象力,Shank。」我向他翻了个白眼,即使作为灵魂我都觉得讲述这段故事让我口干舌燥。

「我梦里的你确实不会这么毒舌。」Minho点点头接受了我的说法,「而且这么轻松的场景确实不像是我的梦。」

我大概可以想象到他平时的梦境都是怎样的险恶了。

Glade迎来了它的夜晚,我又一次看到了记忆中夕阳沉下高墙前,余晖挂在Glade的那一刹那的完美景象。

我们从厨房的柜子里找到几个杯子和一瓶Gally的独家配方,点起一小堆篝火然后并排坐在树桩前,这分别的六个月我们可有太多的话要说。

燃烧的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高墙外传来熟悉的Grievers的号叫,Minho跟我们说他本来梦到的是他在Maze里被几只Grievers追捕,他知道大门关闭的时间快到了,但不认为自己能甩掉这群该死的怪物,然后他在一个转角偶然遇到了Thomas,两个人快速决定分头跑,分开了追捕他们的Grievers,然后他们在西门会和,卡着时间回到了Glade。

「你们拯救了我的夜晚。」他说着喝了一口杯中浅褐色的透明液体,因为那股刺激的味道皱皱眉,「我已经跑了一路,我需要一个轻松一点的梦。」

我们聊着天,从日落到日出。

当阳光再一次照亮Glade,我们迎来了和梦境中的Minho的分别。

「我会让我们重聚的,相信我。」

他给了我们一人一个大力的拥抱。

当太阳完全从高墙后方升起,耀眼的白光剥夺了我的视线。

梦醒了。


避风港和Glade很像,人们利用手边的资源尽可能打造出属于他们的小世界,他们的天堂,沙滩上木质的小屋,一片可以容纳所有人的空地,帐篷旁边简易的庄稼地。

我喜欢这里,我喜欢咸咸的湿润的的海风,我喜欢看着白布罩成的屋顶被风吹得鼓鼓的,我喜欢看着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找到属于自己的角色用他们的一技之长帮助建设他们的家园。

Thomas被安置在医疗室,我的身体被放到了Minho和Gally在树林中搭的小屋里,因为他们不能让其他避风港的居民因为他们带回来了一个Crank而陷入慌乱。我看着Runners和Builders的Keepers合作,心中漾起一片温暖,然后这种意境就被Minho被木刺扎到手指后的哀嚎打破。

Sonya,或者Lizzy,和Aris一起成为了这里的医生,我看着他们小心翼翼地移走了插在我胸口的匕首,然后缝合上药,用白色的绷带一圈一圈地把它包裹起来,并处理了我身上其他的伤口。

Sonya处理我伤口时的严谨认真让我回想起我们的母亲,她也是一名医生,曾经致力于寻找能治愈Flare的解药,为了保护我们和WICKED反目,最终被他们害死。

自从Minho委托她想办法用Thomas的血造出第二支血清,她的日常生活中就是给Thomas和我检查伤口,然后在实验室用Mary留下的资料和仪器尝试制作血清,不得不说她继承了母亲在医学上的天赋,

Tommy和我每天的日常就是吹着海风在海边散步,在树林中散步,看着Frypan做饭但吃我们不到,在Minho做噩梦时闯进他的梦境解救他,我看着Thomas在Gally面前做鬼脸却不会Gally察觉然后爆揍一顿。

Thomas的身体在Aris和Sonya的照料下一天天好转,我身边的他也变得越来越浅,我却没有什么变化,说再见的日子快到了。


「你希望我告诉她吗?」第二天晚上,当Thomas第无数次在Sonya的实验室找到我时,他问,「需要我醒来之后跟她剧透你就是她哥哥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是真实的关切,「我希望能亲自跟她说。」我将视线转回实验台前忙碌的金发女孩身上,老天,她真的成长了太多,毕竟我们失散多年后第一次见面,她就用一把来福枪指着我的脑袋。

「Oh Jes,我早该想到的!」我听见Tommy的惊呼。

「想到什么?」

「你们是兄妹,这简直显而易见!」他戏剧性地敲着自己的额头。

看着我疑惑地挑眉,他露出狡黠的笑,「You are both blond and gorgeous.」

「Gorgeous?」我开玩笑地给了他肩膀一拳,「你最好不是看上了Lizzy,我可是个保护欲很强的哥哥。」

「我看上的可不是Sonya。」Thomas握住了我的手,表情变得严肃。

「Tommy?」Is this what I’m thinking?

「God damn it!Newt!」Tommy显得有些激动,他现在是紧紧攥着我的手了,「我喜欢你,Newt,别告诉我你没有感觉到,这不只是Bromance的那种喜欢。」

看着他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真的算不上是一个好的告白,Tommy。」我反握住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我爱你,Tommy。」

他一下子放松了,露出他阳光的微笑。

我揉揉他乱蓬蓬的黑发,把他拉进。

「你不会要当着Sonya的面亲我吧?Newt?」Tommy又紧张起来。

「她看不见的,sweatheart。」

我低头,唇贴上他的。

海风透过门帘垂进屋内,蜡烛上的火苗随着海风跳起癫狂的舞,Sonya抬起头,皱眉,看向门边我们的方向。


向所有刚刚确定关系的恋人一样,Tommy想要向全世界宣布我们的关系,可惜没有多少人能听到他发疯一样在沙滩上奔跑时的喊叫。

那天晚上Minho其实睡的很好,但Tommy还是拉着我的手带着我闯进Minho的梦境,向他炫耀着公开了我们的关系。

炫耀的结果就是被的母胎单身的Minho按住锁喉。

「如果哪天我梦到Newt来跟我抱怨你,不管是梦到还是他来跟我说,我一定会联合Gally暴揍你一顿的,你这个幸运的shank!」Minho肌肉紧绷的手臂从后面锁住Thomas的脖子,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在Glade的绿草地上纠缠着滚来滚去。

当Tommy终于挣开Minho的束缚然后疯跑出去,Minho拍了拍身上的草然后站了起来搂住我的肩,「借走你的男朋友一会儿,你这个疯跑的Klunkhead。」他冲Thomas喊道,无视了我询问的目光,带着我向Map Room走去。

「千万别爱上他了,你是我的好哥们但我不是那种为了友情放弃爱情的人!」Thomas喊着回答他,然后疯子一样冲向了北侧的大门。

「这个智障的shuckface。」Minho翻了个白眼,为我拉开了门,「你先。」被门带起的灰尘迎面扑来,站在前面的我被扑了个正着,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Minho跟在我身后进屋,用门边的开关打开了房间里的灯,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室内简单的设施,他躲过我去捶他的拳头,给我拉出一把椅子,然后坐到了桌子另一侧我的对面的椅子上。

「Minho,我……」沉默让屋内的气氛变得尴尬。

他抬手打断了我的话,「我并不生气Newt,我也不会像那些shank一样问你为什么选择他不选我。」他抬起头,直视我的眼睛,「你是我的好兄弟,Thomas也是,他是个很棒的人,你选择了他让我很安心。」

那双黑色的眼睛中尽是真诚,让我想起两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在篝火旁对我深情的表白。结果可想而知,不然哪有Tommy的事。

「尽管你现在有了Thomas,我还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仍然可以和我说很多事情,我希望你不要觉得你和他之间的关系会让我们变得疏远,我们仍然可以无话不谈,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没有人能改变这一点。」

Glade中和穿过Scorch的经历讲我们紧紧拴在一起,进入Maze前他甚至为了保护我和几个男孩子打了一架,很艰难,但我们赢了,并且获得了Janson的一顿痛骂和几天的留堂。

「在Glade的这些年,都是你在解决我的麻烦,在我每一次因找不到新的发现而沮丧时激励我,在我失眠的时候陪我聊天,听我说白天Maze中发生的事,我希望现在能由我来做倾听者,我愿意听你说你的生活,你的烦恼,我永远不会觉得那些无聊,mate。」Minho垂下头,扣着自己的手指,「你要记得我永远爱你,以朋友的身份,以家人的身份,以一个追求者的身份。」我皱皱眉,想要开口,但看到了他眼中玩笑的意味,「最后一个是逗你的,我已经向前看了,Newt。」

我松了口气,和Minho的关系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但现在看来,一切都解决了。

「Newt,你要记住,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直都在。」Minho站起身,向门口走去,「走吧,时间太长Thomas那个shank会担心我们坠入了爱河,毕竟我这么迷人。」最后那句真的直戳我的笑点。

「Thanks, man. 」当他打开门时,我对他说。

「For you, always.」他走出去,消失在明朗的阳光里。

             

开学前疯狂输出

发完就去报到了😂

希望有小可爱愿意继续读❤️

Please leave me a message.


Bring Me Home

#Newtmas 微#Minewt

Newt Ver.

电影向 + 一点原著细节

            

当那把匕首刺入我的胸膛,我能感受到冰冷划破我疯狂跳动的心脏。

当我最后一次喊出「Tommy」,白色的雾气模糊了我的视线,双腿无法支撑我的身体,我能感受到我直挺挺地倒下了。

当我的躯体重重地与地面接触,我感受到了灵魂的抽离,我仍然站立着,站在Thomas面前,看着他浸着悲伤的眼睛,看着他在和来迟的Brenda对视后捡起我掉落的手枪,看着他奔向WICKED总部。

我听到了Teresa通过广播给他传来的未完的讯息,虽然那时的我在和病毒带来的兽性搏斗,但我还是听到了。去拯救世界吧,我的Tommy。

临近的脚步声使我的视线离开了Thomas远去的背影,我回过头,看到了气喘吁吁的Minho、Gally、Frypan,他们跪倒在我逐渐散失温度的身体旁,悲伤地神情让我回想起我们在Glade里举办的那些葬礼,想起我们在Scorch和Winston的告别。你们是最后的Gladers了。

我看着Minho强忍着泪水,抱起了我毫无生气的躯体,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他来时的方向。Frypan跟在他身后,用衣袖抹去眼角的泪水。Gally攥紧了他的枪,跟在他们后面。Brenda将手中的血清重重地扔在地上,淡蓝色的液体从破碎的玻璃管中迸出,她不安地看了看Thomas离开的方向,然后小跑着离开去追赶另外三人。

我独自一人走在这座逐渐被战火吞噬的城市,我清晰地记得我们是如何从WICKED大楼前冰冷的水池一路艰难地移动到那片空地,我看着那些暴民和城市中的军队交火,我看到一栋又一栋大楼的倒塌。

一路上我想起了很多从前的事情,想起了我的父母,我可爱的Lizzy,我养的那条欢快活泼的狗,想起了我从前的名字,想起了在WICKED的生活,想起了那时候的Gladers,想起了那时的Tommy。

记忆的碎片在我的脑海中拼凑出我完整的一生,这些记忆是那样的清晰真切,仿佛我不曾和它们失散一样,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解开了生前困扰我的谜题。

作为灵魂的我可以穿过WICKED大楼严密的监管设施,我看到了玻璃中映出的我,Flare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这才注意到我的右脚也恢复了正常,我走的那样平稳。

我看到Ava和Thomas见面,看到Janson开枪射杀了她,看到Thomas因为麻醉针昏倒,我跟着他们来到实验室,我见到了Teresa,看着她抽出Thomas的血,手法娴熟地做着那该死的血清,我看到了Janson情绪的暴躁,原来他和我一样。

我看到了Thomas和Teresa的反抗,看到Janson尖叫着被两名Crank撕成碎片,我跟着他们来到顶层,跟着Thomas上了飞机,我看到了Teresa在最后一秒的迟疑。

她看到了我,我能确定她看到了我。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对上我的,充满了歉意和释然,她退了一步,随着建筑物的崩塌落入一片火海。Goodbye,我听见她说。


Tommy陷入了昏迷,打在他腹部的子弹让他流失了大量的血液,我看到他手中紧握着我递给他的项链,金属挂坠被血污覆盖。

「Newt?」是Tommy的声音。

该死,我想着,转过身,看到Thomas站在我身后。

「Newt,是你吗?」他的眼眶中充满了泪水,声音有些颤抖。

「是我,Tommy。」我看着他快速向前几步,然后感受到了他的拥抱,「但我该死的不想现在见到你,Shank。」我轻笑着,伸出手回抱他。

他的灵魂体比我的浅上许多。

我感受肩膀处的湿润,他哭了,这个傻瓜。

「好了好了Tommy。」我轻轻拍着他的背,就像小时候Lizzy哭闹时妈妈哄她一样,「我不想做第一个因为拥抱被勒死的灵魂。」

Thomas逐渐找回了他的理智,他松开手,用手背慌乱地擦掉自己脸上的泪痕,我不太看得清他现在的表情,他在变浅。

「对不起,Newt。」他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到机舱另一侧,我们并排坐下,就像当初在Glade一样,「对不起,我没能阻止你,那把该死的匕首,我早该想到的。」他坐在我旁边,有些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从裤兜里拿出那管血清,「现在这该死的东西也没了用处。」

我伸手轻轻捏了捏他的后颈,这个动作能让他放松下来,果然,我感觉到那片的肌肉不再紧绷,「这不是你的错,Tommy,你看到了我的痛苦,我当时想要的是解脱。」

Thomas听到我的话回过头,那双Doggy Eyes中是深深的内疚自责,「只要能再坚持几分钟,哪怕是一分钟,Brenda就能把血清送到了。」我接过他手中的血清,用手摩挲着管壁上的WICKED字样,我想起我们小时候在WICKED总部学习的那些课程,Thomas和Teresa是成绩最好的两个人。

「我不认为病毒爆发后那种暂时性血清还会有效果。」我把血清还给他,「但这支说不定。」我看到Thomas眼睛亮起闪着光,我向他解释,「理论上来说,我们现在还没死,Tommy,我们应该是处于一种身体重创后精神和肉体的分离,毕竟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你的心脏还在跳动。」

我感到如释重负,Tommy还活着,他值得幸福安定的生活。在Brenda简单的止血后,Tommy的身体显得更加透明,等他脱离危险,我们就要永别了。我的伤,多半是无法治愈了。

「我要快点好起来,Newt,我要去告诉他们你你还没有死,我们可以救你。」大男孩激动起来,他利落地站起身走到跪在他身体旁笨拙地协助Brenda的Minho身边,在他耳边大喊着,却没有得到Minho的一丝回应,亚裔男孩仍然皱着眉头给Brenda扯绷带。

Thomas用尽了各种方法,但他无法让Minho听到他的声音,无法拍上他的肩膀,他的手直接穿过了Minho的身体,然后因为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

「省点力气吧,Shank。」我走过去把他拉起来,「作为被WICKED宠爱的Top2,动动你的脑子,才一年不到你就失去了从前的冷静,鬼知道你以前是怎么和Teresa并列第一的。」

Thomas的表情严肃起来,「你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看到他深锁着的眉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奇怪,我的记忆没有任何变化。」

「可能我比你更接近死亡的状态吧。」我耸耸肩,打趣道。这种假设让我感觉很不安。

「别这么说,Newt。」Thomas紧紧抓住我的手,看向我的目光中带着坚定,「我会把你救回来的,相信我。」

「当然,我相信你。」我希望我相信你,Tommy。


急救工作已经完成,机舱里的众人也获得了休息时间,除了Jorge,他还要为我们平稳地把飞机开到避风港,Brenda在驾驶舱陪他,两人进行着父女间的交谈。

Minho坐在仍旧昏迷的Thomas身边,紧锁着眉头做着不美好的梦,Frypan和Gally蜷缩在机舱尾部,Vince检查着我们救出的那些孩子,帮他们盖好毛毯抵挡夜晚的寒冷。

Tommy和我坐在Minho对面,我们聊了很多,我给他讲我们进入Maze前的那些事情,Griever的毒素帮他恢复了部分记忆但并不完整,他跟我说他甚至不确定那些事是不是真实发生过,是一些支离破碎逻辑混乱的画面。

「都会想起来的。」我揽住他的肩膀,「避风港有上百个WICKED训练出来的Science Freak,我相信很快就能找出恢复记忆的方法。」

「Yeap,我们很快就能参透这些变态的科学。」Thomas扭过头,翻了个白眼给了我一个搞怪的表情,然后我们一起爆笑,至少灵魂态的我们不担心会吵醒其他人。

「No,滚开,滚开你们这些蠢货!」睡梦中的Minho发出了愤怒的低吼,在Glade时他很少做噩梦,在Scorch的沙漠中他也因为筋疲力尽陷入深度睡眠,我大概能想象到WICKED都在他身上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实验。

Thomas比我更早作出反应,他冲到Minho身边,伸手去碰他的额头,想要查看他的状况。但当他们接触时,Thomas消失了,并不是像我想象的那样逐渐淡去,而是在一瞬间不见了踪影。

Minho的梦呓并没有停止,他的情绪更加激动,但他没有惊醒,像是深深陷在了梦里。

这可不妙,我想着,在Minho身边蹲下,习惯性地伸手去捏他肩膀,和Thomas刚刚的经历一样,我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拉力,不可抗拒的拉力,在我再次站定时,我正站在Glade的中心。

            

深夜失眠 + 听歌产物

刚放假因为太懒入坑现在才动笔

希望有小可爱愿意继续读这一篇❤️

Bring Me Home(试阅)

Newt Ver. 

#Newtmas 微#Minewt

电影设定 + 一些书里的细节

             


当那把匕首刺入我的胸膛,我能感受到冰冷的刀锋划破我疯狂跳动的心脏。


当我最后一次喊出「Tommy」,白色的雾气模糊了我的视线,双腿无法支撑我的身体,我能感受到我直挺挺地倒下了。


当我的躯体重重地与地面接触,我感受到了灵魂的抽离,视线逐渐清晰,我仍然站立着,站在Thomas面前,看着他浸着悲伤的眼睛,看着他在和来迟的Brenda对视后捡起我掉落的手枪,看着他奔向WICKED总部。


我听到了Teresa通过广播给他传来的未完的讯息,虽然那时的我在和病毒带来的兽性搏斗,但我还是听到了。去拯救世界吧,Tommy。


临近的脚步声使我的视线离开了Thomas远去的背影,我回过头,看到了气喘吁吁的Minho、Gally、Frypan,他们跪倒在我逐渐散失温度的身体旁,悲伤地神情让我回想起我们在Glade里举办的那些葬礼,想起我们在Scorch和Winston的告别。他们是最后的Gladers。


我看着Minho强忍着泪水,抱起了我毫无生气的躯体,就像当年在迷宫里那样,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他来时的方向。Frypan跟在他身后,用衣袖抹去眼角的泪水。Gally攥紧了他的枪,跟在他们后面。Brenda将手中的血清重重地扔在地上,淡蓝色的液体从破碎的玻璃管中迸出,她不安地看了看Thomas离开的方向,然后小跑着离开去追赶另外三人。


我独自一人走在这座逐渐被战火吞噬的城市,我清晰地记得我们是如何从WICKED大楼前冰冷的水池一路艰难地移动到那片空地,我看着那些暴民和城市中的军队交火,我看到一栋又一栋大楼的倒塌。


一路上我想起了很多从前的事情,想起了我的父母,我可爱的Lizzy,我养的那条欢快活泼的狗,想起了我从前的名字,想起了在WICKED的生活,想起了那时候的Gladers,想起了那时的Tommy。


记忆的碎片在我的脑海中拼凑出我完整的一生,这些记忆是那样的清晰真切,仿佛我不曾和它们失散一样,我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解开了生前困扰我的谜题。

            

深夜失眠 + 听歌产物

渣文笔

希望有小可爱愿意继续读这一篇吧❤️

想到桑作为贝斯手在band里要和作为鼓手的Dylan有很好的交流我就😭😭😭而且作为乐队中的沟通者也很符合Newt小天使Glue的属性啊❤️

Kiss Minho, marry Newt to Thomas, kill nobody.😜
Leave your decision.
转自ins